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市场

西部鞋业三都赋(二):重庆叹息【今日信息】

2019-03-25 16:01:24

寻找领军人物
  1月5日,光大鞋业开业庆典时,许多在重庆鞋业打拼了数十年的老朋友都送来了花篮。杨天走过这些花篮时,不经意地指着其中一个花篮的署名说:“这个鞋企业主现在已经不做鞋了。”似乎是有过一次低声的叹息:“很多鞋企业主都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在什么地方做什么行业。”

  包括一些鞋企业主也在叹息,“重庆的鞋业没有什么人气,这是我们心中之痛。”没有人气,没有凝聚力,也没有未来的规划,整个重庆的鞋业,就跟目前的产业布局一样,四分五裂地分散在大重庆的各个角落里。

  重庆的鞋业散布在最少九至十个地区。除了璧山和铜梁,能够数得上有鞋业制造基础的地区还包括重庆南岸区、大渡口区、渝北区、万州区和新建的茶园工业园等,而璧山境内就有五个以上不同类型的皮鞋制造基地。

  造成这种散布格局,有其历史成因。杨天认为:“在昔日有过辉煌的重庆‘南革’、‘新华’、‘明月’、‘异型’等国有企业先后倒闭或名存实亡之后,许多技术或管理人员都出来自办了皮鞋厂。这种个体私营经济后来全面取代了国有和集体企业,进一步延续了重庆鞋业的发展同时,也造成了企业分布的散乱。”

  而且,皮鞋制造属于传统产业,并带有一定污染。因此,这项以解决就业能力最为突出的轻工业在重庆逐步退出了支柱产业的范围,成了一个不受关注的边缘产业。

  尽管不受外界关注,但产业内人士都普遍认为:“行业需要一个领军人物,来统筹整个产业的布局发展,同时依靠品牌效益来支撑整个行业的人气,以此带动发展。”

  但作为个体的制鞋企业主,没有哪一个愿意站出来领头。一位从事制鞋业11年的企业主告诉记者:“领军人物肯定需要很高的品牌档次和相当不错的效益,即便是有这样的企业,但大家都担心如果产量效益提升了,就会引来税费等方面的增加,所以哪个人都不愿意露头出来。”

  好在,看到这种必然趋势的,不仅仅是业内人士。

  在铜梁之前,最关注皮鞋产业的,只有璧山县。事实上,从璧山鞋业的发展历程来看,璧山县政府始终致力于此,同时力图使这一原先散乱、规模和工艺都停留在家族作坊式的产业发展成现代工业,所以,行业内估计“璧山县政府当初就是为了寻找行业领军者才引进了奥康集团”。

  羊群里养了只骆驼

  1月10日下午,从铜梁驱车半小时左右,就到了璧山。在这里,原来的皮鞋工业园看上去更像一个家属区,许多制鞋企业依然延续着“前店后厂”的风格。与记者同行的一位企业主感叹说:“现在的前店少多了,很多皮革店都变成洗脚城了。”

  从行业来看,璧山县的品牌战略似乎并不成功。

  来到璧山的中国西部鞋都工业园内,站在规模庞大的奥康集团分厂红火鸟皮鞋厂内,才能从整齐规范的生产流水线感受到一些现代工业的风格。

  按照本地制鞋业内人士的分析,璧山引进奥康的目的,是为了找到领军人物。“但是奥康实在太大了,红火鸟一条生产线上的皮鞋日产量都达到了3000双,重庆本地企业没有一家能够与之抗衡。在这样的大树下,又怎么能够容得下幼苗的存活?”

  当然,这种说法并非绝对,因为在红火鸟的对面,就是一家中小型本地企业的厂房,而且厂房内的工人正在紧张地工作。一个企业主认为:“奥康的进入,把这里的地价拉高了,使得本地企业难以承受,而璧山县政府虽然想改变这种状况,但他们手里又没有土地了。”

  所以在这些企业流失之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依然这样说:“如果可能,我们其实不想走。”

  正如奥康置业有限公司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的那样:“一个皮鞋制造基地的形成,不仅仅是成鞋厂搬过去就行,还要有相关配套的生产企业落户。璧山与铜梁相比,这些方面要完备得多,虽然说地价比铜梁高,但是从基础设施和地域优势来看,璧山显然有着铜梁不具备的条件。所以,本地企业流失到铜梁,对我们的招商工作是造成了一定影响,但是我们的招商主要目标,是希望能够在全国鞋业制造基地转移的过程中,将沿海等地的大型企业吸引到这里来。”

  开运竹的庆典活动在一天内基本结束了,到了下午,酒席已经散尽,几个新建厂房的参观活动也接近尾声,这个时候,梦柯达鞋业的企业主唐明跟朋友的闲聊也即将结束,临了,他看了看自己新厂尚未修建的那片绿地说了句鼓舞信心的话:“其实人气造起来了,也许成都那边的企业也会再回来!”

  重庆鞋业的九个太阳

  这是一个产业奇观,也是产业的悲哀。

  在重庆鞋业的头顶,有九个闪亮的太阳,但当鞋业企业们需要阳光的时候,才发现没有一个太阳会照耀到他们的身上。

  “重庆南岸200多家制鞋企业,总计年缴利税都只有300多万元。”业界认为得不到政府关注是重庆鞋业欠缺发展机遇的关键:“这也很难怪政府,以300万元的利税,尚比不过摩配企业一家上缴利税的零头,又怎么会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呢。”

  但这种观点来解释重庆鞋业发展滞后显然并不全面,杨天在研究重庆鞋业的过程中,发现重庆鞋业除了布局散乱,没有领军人物之外,还有个重要的问题:“现在重庆市各地区,包括鞋帽等在内的各种皮革鞋帽学会、协会最多时达九个,几乎有皮鞋制造企业的地区都有一个协会,而市里面也有个带有半官方性质的协会,惟独没有完全民间性质的,能够给鞋业发展带来实质性帮助的协会。”

  他说到协会的重要性,无疑是参考了成都鞋业同业公会的成就。

  1月12日,记者采访成都鞋业同业公会秘书长何虹时,她告诉记者同业公会承担的主要职责:“我们是民间形式的机构,主要负责企业与政府之间的沟通、为企业提供无偿的信息服务和组织各种展会,为企业与外界的交流合作承担桥梁作用。”

  以此反观重庆,“尽管有九个协会,但是这些协会很少有活动,更不用谈为企业提供信息服务和搭建展会的事宜了,所以重庆的制鞋企业绝大多数都不认同他们,认为他们根本无法起到作用,即便每年几百块钱的会费,依然有很多人不愿加入。”

  所以,杨天认为:“要带动行业的人气,改变以往散乱的规划布局状态,形成凝聚力,应该是在获得政府重视的同时,制鞋企业自己形成一个能够代表整个重庆鞋业的服务机构。此外,还需要一个有资历,并愿为行业多付出的领军人物——这个行业的经营者的私心都太重了!”

WTWD-3000SL电子试验机

大门式微机控制万能试验机

WTWD-1KN万能电子试验机

电子试验机

WTWD-500N电子万能试验机

TLY-S全自动弹簧拉压试验机

WDW-S20kN液晶电子试验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