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市场

一地落花的独白

2019-04-17 15:41:44
八月的秋,一阵浅风,拂落一地纷花的诗语。瓣瓣花叶被风儿轻柔翻落的幕画里,与往事叠影的片段委婉卷入眼帘,念起,那些花飞雨追的日子;忆起,那个于文字里、灵魂中高贵的人。
  
  ——题记
  
  八月的时光,一丝一缕缀成花絮,风起时,乘风放飞满心的悲喜缠绕。风儿碾碎花语的地方,一种眷念,在飒飒秋韵里安门落户。
  
  曾经随你追风逐月的年华,被你拈花染醉的心,一度痴缠、迷离。文字的田野里,你,点墨成花,洒花成雨,每一次,都会迷途在你诗丛的布局。是年的陌上,风吹草影偏离,系不住飘摇的心,念无依,总是飘向有你的陈年。
  
  秋红无数,被风剥落了花魂,八月的残香里,谁收藏起你一颗散碎的心。那些水清云读月的日子,那些风拂花影动的岁月,于思念里,生动,温柔。浅秋夜下,一怀月明斟满清幽凉韵,灌输笔墨中的深情,只念一瓣花的明艳。人静,风凉,诗梦繁华,诗心生出美丽的羽翼,漫过隔世的沧海,凌烟轻渡了水墨山河,翩然注脚落花纷香的天涯
  
  光阴涂抹的季节,风过,吻香了那些花儿;回眸往事中该有的暖慰,总是躲在看不见的地方。池花对影落,独为水中微颤的明月,心甘情愿去沉溺。把一个人的温情,盛在没有指纹流痕的剔透玻璃杯中,某个相思秋夜里,举杯邀月同饮,灌醉心头暗涌的忧伤,让失眠不再流离。趁着秋水起伏的月光,续写你留下的断章,填上一世无力偿还的盟誓;那些奢望一般的向往,在一纸薄念里,终得以成全。
  
  一滴花露,穿透绚丽阳光滴落的色彩,被误以为是花的颜色,从此,失去心眸中的清淡。秋风撕裂的誓言,寻落花随水的尽头,寻到的却是,香魂散尽的花冢。自繁华开成寞落,墨蕴里站立的风姿,已入骨。你的影子,伴着曾经那些雨吻花艳的光阴,清晰烙印在心上。
  
  最怕见,秋雨落后,留下一地纷花的心伤;雨水中飘着泪水味道,花红落魄的际遇,染了满心的不快乐。记得你说:花开的痛,不是风吹雨打的经历,而是蝴蝶最后的一吻作别,即便轻柔,依然吻碎了花心,经年,落殇隐隐疼。
  
  空阶花雨,云落一地的凄迷。林妹妹殇花的痛,伴雨揉碎在泪滴里,与春同归的思念,是你瘦在花荫下的身影。日子越过越浓,怀念越积越重,狠得下心来将一些过往安葬的时候,也便妥帖皈依了自己。
  
  秋风,拂落的不只是尘埃,还有花朵和花的泪滴;风里,循着一径落花的暗香,寻花魂归处;隐约听见你一首《葬花吟》的悲切吟咏,长歌短韵,皆成冢。以月做砚,以泪磨墨,展一尺素白,提笔,摹一句成诗的结局;一季风花雪月的盛宴,在一阕清寂千年的殇词里,风雅而温柔地沉落。
  
  谁在一案断砚残墨里安静守候,将曾经意气风华守成暮年白发。记忆生命里不停重播,水中月,花间露,从此,夜夜失眠。我风尘仆仆地赶路,而你,却在风吹碎蒲公英的地方,于往事里打坐成佛的模样。月华随一朵花的露滴流下时,我看见你的眼里,有泪。
  
  光阴枯瘦,文字生疼,花语也会痛。花落自有花盛时,花艳总被落英殇,花开后无果,怎不感怀!也许,在佛的眼里,每一个生命都是一种绽放。落花撞晨钟,钟未响,向佛的心却疼了。多么美丽的感伤,唯有你,可以完成禅意与诗意的无痕绾结,唯有你,可以把经卷当做情书来念。
  
  自那个曾经走散的年月,你在诗意的等待中,在情感的流放中,守着一树树禅静的花开花落,完成一篇篇的著作、一本本的文集。一年年过去,你等的女子,终是没有来。你说,你会一直等下去,你说,你相信一个人爱情里的地老天荒。其实,我也从来相信。
  
  流年暗换,季节悄然轮回。你用一生的泪,喂养一朵花,花开的时候,人已不在。终有个人,摇曳成岁月枝头最清冷的一朵,于记忆的埂上,年年绽放,年年凋落。一汀梨花烟雨的飘扬旧念,随指尖落英携香散落;掌心里一瓣失血的花,撷风月为祭,执画荷的笔,轻描上清幽艳艳的色泽。
  
  月移花影的窗前,蝶有梦,花有魂,伴着清风细雨的绵柔音律,是否有人听见,心语如花飘落的声音。用一滴泪润笔,蘸满芬芳心事为一朵花着色;殊不知,素淡,明艳,都委屈了沉默的花。借着不眠的月光,我分明看见,两行清亮的花泪,黯然跌落。
  
  是谁说,最真的情,是即兴的表演,那些年轻的思想,却演不了另一场风花雪月的戏目。你曾说,喜欢看我在你诗行里迷途,你便可以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亲近;拉起我的手,假装与我一起,寻寻觅觅,寻一个永恒寻不到的出口。
  
  是谁说,离你最近的人,是上世伤你最深的人。花期一别,默默对着我决然而去的身影,你许了我来世的轮回相见。而我深深懂得,那只是今生未了的美好祈愿;善待旧情,在心上誓言未干的地方,画一个意念的圆满罢了。时间告诉我,心可触摸的一切,总是那么温软,一抹秋水流光里浮现的身影,是那么长久的念想。那么好吧,心怀对你墨字的虔诚,攒下一个流芳的千年,等与你相约的那一天。
  
  想来,人这一生中,能有几段记忆不泯的经历,能有几个深眷不忘的人呢?!留有遗憾,却也何其珍贵。穿越一幕烟雨落花的江南,芦花似雪的岸堤之上,你安雅的笑容,白衣素素的清装,勾勒成心中一抹惊鸿照影,刻在落花流水的风皱里。我想,再过千年,我依然会记得你,倒影在秋水上的美。只愿,与你有一个刹那,能听悟,花语的禅音,修行的艳丽。
  
  守着落花溪水,深情如水流,掬一捧清水赏明月,那月色冉冉香息。我依然笃定地以为,诗人情怀永远不会老,日子过得比谁都细微,那细微,是风雅,是风情。你永恒站在文字的塔尖,以高昂孤傲的姿态,领略高处不胜寒的清冷。那一字一句的情落,那蚀骨的温柔,卷成额头的冰凉;灵魂皈依了肉体,衣冠包藏着内心,包裹着灵魂深处难以窥探的悲喜。
  
  你说:你却像我夜里绽放的梦,醒来时无影无踪!一朵花告诉我,花瓣上有了纤尘,月才会伤心落下露滴;而她明白,露滴滑落的瞬间,却是花儿魂飞魄散时。你挚爱的女子,早已化作千年月光里的莲朵,而那些动人的诗句,又如何承载得住一个人情深似海的魂飞魄散?!
  
  一瓣花,悠悠飘落,乱了水中的影子,月色的留白,有清辉,有明亮,花语的独白,有温柔,有伤怀。白露为霜的秋夜,一轮凉月被你望瘦,轻轻拾起那朵碎裂的深情,掌心里的香气,一丝丝一缕缕,认真嗅进心里。光阴焙干含香的花瓣,采清夜雨露煮花茶,闲情一盏,足够一生品茗。
  
  浅秋的风,藏着几分夏末的余温,花不语,流水却懂,一朵心莲,被风拂成一首诗的芬芳。风惊落的纷花,今生的残局,由谁来收拾!未曾守旧的四季,春去了秋来,溪水依旧风景依旧,而你,已不在。每一季的花开之约,你来,或不来,风里没有叹息;每一季花落的期许中,去完成我们依然以为存在的今生与来世,各自的心愿。
  
  一地落花的独白,带着浅浅的伤痕,幽幽的惆怅,翩然注脚在你的城池,每一瓣嫣然,都是一桩等待风化的心事。被凉风拂过的花语,锁进内心深处的记忆,娓娓落寂,俨然是风住尘香的安妥。
  
  季风吹碎蒲公英的唇语,一些念,与旧年失联,没有了邮寄的地址,在风里无依流浪。心事踩着风的足迹,记忆在字影墨痕间竖起。你是否知道,那一年,你洒种的文字,已在我心上开成山水浩荡的模样。
  
  也许哪一天,我不再写往日的故事,我的文字也便失去了生命和价值。每一个墨字落成铅影的一刻,所有的念,都已是过去式。那份万千山水之距的遐想,安置于思想的旷达与高远,一生一世,难以逾越。
  
  恰逢秋光正好,风吹花念凉,又忆,那一场山水遥迢的相逢。咫尺天涯的诗心,依旧是青山绿水般葱翠的模样。光影于心眉间刹那流落的一刻,掠过泪水的幽凉和思念的荒芜,在你的诗行里沉沦、流浪。多少个花梦枕雨眠的日子,深记下了你的诗意与温柔。如若记忆会随时间淡薄,唯有文字没有表情的深浅刻画,可以再度动容那颗他年翻读的心。
  
  一种文字的心绪,注定被你牵引,而我以偷渡的方式,趁机试探了你情怀的暖凉。今宵,读了你的《莲语》,我整夜不敢合眼,生怕泪水滑落,你的影子也滑落。真想把你的文集撕了拭泪,谁叫它惹了我的心伤.......然而,终是,不舍.......
  
  我还是那么容易,在你的诗句里,捕捉到我文字里的灵感,触摸到我墨蕴中的情脉。这么久以来,因了你,诗意的情怀依旧,恍若当年,春风十里。
  
  往事,被尘风吹拂成花,开满一起走过的山水途径;心事,安放于月窗下的一纸薄宣之上,与文字相亲相近。旧念渐凉,而那些饱含泪与深情的诗句,只需一个人读懂,便够了。
  
  八月未央,谁在浅薄的秋里,收获了满怀的忧怅,和一地落花的诗语。一种心事,交付了光阴去珍藏,不动声色的真纯;且,安静,清白。
  
  (原创:花汐颜)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一地落花的独白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0)0%待提高(0)0% ------分隔线----------------------------上一篇:劳动的目的是什么 下一篇:新居暇思收藏挑错推荐打印 相关文章导读送花的风波摘棉花的男孩儿生日蛋糕与鲜花的故事紫桐花开六月,醉了一朵花的遇见花好月圆五月天坐落,花开里一地碎梦雨打残荷散文《冰花的记忆》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优美散文 左手老石

老石是这座城市的名人,更是这座城市里一张很响亮、很耀眼的名片。 老石只有一个左手...

袁袤翔:母亲的面容翻版在我今晨的脸上

夜半醒来,再也未能成眠。早晨起床,感觉眼疼。打开手机自拍,想看看眼睛有没有异样。...

晴空朗照,浣花溪的秋游情结

晴空朗照,浣花溪的秋游情结...

想你,父亲

想你,父亲骊山蜗牛 每当我的脑海里浮现小时候在阳春三月父亲扶犁架牛农垦时我躺在刚...

黄昏来客

暑假的黄昏,我和妻去老家村旁的小河边散步,忽见几个可爱的娃娃在放牛,他们悠闲地骑...

深爱是种能力,相守需要定力!

栊头明月,相思深埋桂冢,槛外秋风,长烟轻拂衣袂。南丘回雁,黄花瘦来清影去,北阙奏...

热点散文 红袖添香搅乱你那池春水读书的境界亲爱的,你还好吗?霞牵挂惊蛰大城市里的乡村爱情“疯狂”老师来我校老师也有“追星族”本版

东莞市订做职业装

东莞附近厂服定制

东莞附近做厂服

东莞市职业装定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