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展会资讯

资讯生活老爸,丫头想你了

2019-04-24 01:54:24
那年,我5岁。

关于童年最多的记忆就是跟一群大人在大篷车上四处颠簸。每到一个地方,或是城市不喧闹的角落,或是散发着淳朴气息的小镇中央。停车,打起氙气灯,一群大人匆匆忙忙地开始化妆,用粗劣的化妆品装扮出各种夸张的表情。将音响调到最大,告诉每个经过的人——晚饭后,这里有一场表演!他总是不经意地转过头来捏一下我的脸蛋说:宝贝乖,听话,等表演完了教你唱歌。

然后我总是伸出小手跟他拉钩:一言为定啊。

爸爸每次唱完一首歌,就会指着角落里的妈妈说——这首歌,送给现场的各位好朋友们,还有我最爱的妻子。

那年,我13岁。

我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大人,大篷车已经破旧,爸爸还是光头,脸上有了皱纹,消瘦,但是依然非常酷。我依然是他最爱的丫头,他依然是世界上最酷的老爸。我还是跟着大篷车快乐地奔跑,在台上疯狂地蹦跳,大声地唱《爱的主打歌》,爸爸依然唱那些熟悉的老歌送给观众和妈妈。

我听到了大篷车的声音,我冲出门外看到的是大篷车里的一个叔叔走出来,我大喊:光头老爸,快给丫头现身。叔叔拉起我和妈妈把我们塞进大篷车里往医院赶去。妈妈没有说话,只是眼里的泪水像珠子一样洒了一地,大篷车的马达就像是在轻轻地呜咽,我没有说话,只是突然感觉心里疼得难受。

那年,我只有13岁。

推开病房门口的一刹那,妈妈撕心裂肺地痛哭几声后昏了过去,我看到爸爸安静地躺在那里,我扑过去抱着他的光头:嗨,老爸,你丫头来了,你快起来。我很生气,他没有理我,我抬起头看着他,他现在真的好瘦,眼睛闭着,可是还是那样帅气。我拉着他的手:你是不是累了?都睡不醒,怎么这么懒?我倔强得不肯掉下一滴泪水,大概,只要我没哭,老爸就不会像他们说的那样,真的就走了吧。

我一直觉得,光头老爸一直在我的身边,只是,他的手好凉呀,我唱得不好吗?你怎么就不夸我了呢?

你上次不是还说我已经超过你了,你是骗我的吧。老爸,我跟你说呀,这个学期我们新来的音老师夸我唱得好了呢!他说我以后上大学是可以学音乐的,他说我是可以站在大舞台上发光的。我跟他说了,这些老爸都跟我说过啦。

你不是骗我的吧?你怎么就不说话了呢?

送爸爸去火葬场的也是大篷车,大篷车越走越远,我的眼前越来越黑。

那年,我16岁。

大家都说我变了,我说,我学会了一首歌啊,《他和她的故事》,我唱给你听呀,那个谁,听说你爸爸死了啊,是真的吗?我跟他扭打在一起,我使出生平最大的力气跟他打架。

那年,我18岁。

我还记得,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光头老爸就告诉我,等我的丫头18岁的时候,我会开着大篷车让她唱遍整个中国。可是,我好像早已不会唱歌了。

大家都说我像一个疯子,嗨,疯不疯又有什么区别呢?大篷车也已经老了,轮子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瘪了下去,就连车身也早已锈迹斑斑了。

朋友拉我去文身,文身师傅问我要什么图案,我要来纸笔,酷酷的,光光的头上没有头发,他的眼睛很有神,画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撕掉,因为一点都没有光头老爸的样子。文身师傅看着图案问我,这个是谁?我说这是我爸爸,我要让他时刻跟我在一起,文身师傅不再说话,开始勾线,看着老爸的轮廓一点点地出现在我左侧的胳膊,我说我不要打麻药。回家,我抱着妈妈。

光头老爸在手臂上,将我和妈妈拥到一起。

那年,我18岁,真正已经长大。

我生日那天,我和妈妈一起卖掉了大篷车。那天,我哭了,妈妈也哭了。

今年,我20岁。

妈妈一个人承担着整个家庭的压力,从来都是把最好的给我,却不多说任何话。

老师问我,你跟谁学的唱歌?我说跟我老爸,我老爸可厉害了,他是唱反串的。

他有一辆音乐大篷车,我曾经跟他一起走遍了整个中国,那个时候我们是一对欢乐的光头。 在线阅读网

老师问我,你爸爸还唱吗?

我强压住眼角的泪花,洒脱地说,他不唱了,换我来唱了。

老爸,丫头想你了。

呢绒

硫酸铜价格

星力九代客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