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技术动态

中央巡视组揭秘如何抓住老虎尾巴

2019-03-27 09:51:19

2003年,天津市公安局设置市公安局长接待日,时任局长武长顺和反映问题的群众面对面。 /CFP

晨 述

近日,《中国纪检监察》发布一期巡视专刊,讲述巡视中办案人员如何发现“老虎”线索。文章内容写得都很有趣,读来画面翘臀小美女感很强,就像是电影一样。

如中央巡视组调查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时,为防窃听,开会时故意打开收音机制造干扰; 调查时更遇威胁;举报人为避开耳目,一路上更换三次车牌。

[调查武长顺]

“我们担心手机、会议被监听,担心打草惊蛇。”巡视人员说,据反映,武长顺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嗅觉灵敏,为人狡诈,手段毒辣,反调查能力非同一般。

开收音机防止窃听

锁定武长顺,源于大量干部群众的反映。

2014年3月28日,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天津。天津干部群众反腐败热情高涨。3个月间,巡视组收到来信5000多封,来电3000多个,来访4000多人次。

其中,大量内容涉及武长顺。

巡视组收集整理情况后,针对群众反映集中的有关武长顺违规经商办企业、滥用职权、贪污受贿等问题开始调查了解。考虑到武长顺身份特殊,安全,成为巡视组最大的担心。

“工作信息安全、举报人安全乃至天津社会治安状况都与我们所定的这个巡视对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巡视组同志说,他们的每一个举动都是反复斟酌,谨慎有加。

“比如,开会,我们故意打开收音机制造干扰,防止窃听。”甚至,他们还请相关部门把会议室、居住房间全部扫描了一遍,确保信息不泄露。

举报人一路换三次车牌

当时,众多举报人中,大多慑于武长顺的威力,不敢接受巡视人员的约谈。而拿到第一手证据又是当务之急。怎么办?

“避开敏感地点,到北京去谈。”巡视组工作人员大胆提出的这一思路,立刻得到时任组长王明方、副组长贺家铁同意。为确保举报人安全,巡视人员让举报人换了一个新手机卡。

一切准备妥当。周末上午9点,举报人来到中央纪委。一进大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长年遭受武长顺打击报复,一些人总觉得“背后有把枪指着自己”。即使到了中央纪委,那颗习惯性紧张的心依然难以放松。一进办公室,来人就赶紧抠下手机电池,“不瞒你说,我一路换了三次车牌!”他知道,一旦被盯上,武长顺什么招数都使得出来。

假冒中央施压

正当武长顺的问题线索逐渐明朗之时,新的威胁又向巡视人员逼近。

清明刚过,巡视组一名同志突然接到一个特殊的电话,说某中央领导办公室给组长带了本书,问什么时候给他送去。

“这不是施压吗?!”组里的同志为组长捏了一把汗。

王明方思考片刻,“他是中管干部、公安局一把手,是巡视的重点对象,巡视情况是要向中央如实报告的。”

“让他送来!”组长毅然决然。后来拿到书才发现,这只是狡猾的武长顺向他们耍的一个花招。那本书唐琪儿图片根本与“中央领导办公室”没有半点关系。

2014年5月28日,巡视结束。武长顺问题线索被迅速移交,纪律检查部门旋即对其立案调查。

7月20日,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听到这个消息,天津一些群众走上街头,燃炮示庆。

[调查谭栖伟]

2013年的5月,当时重庆乱糟糟的,薄熙来案还没有审判。巡视组一行到达后,反馈来的都是一些杂乱的信息。接连几天过去了,局面依然没有打开。

王立军的“要挟名单”

很快,在与重庆市公安局一位干警的例行谈话中,局面有了突破。

这位干警在谈到王立军的问题时,突然说了一句:“王立军早就知道雷政富的一些事,只是他装作不知道,关键时候把它们拿出来要挟雷政富。”

听到这句话,巡视人员顿时兴奋起来。

“王立军在雷政富问题上拉人家一把,目的是要挟对方干点儿什么事,你回忆回忆,他还有没有类似的情况?”组里一位有着将近10年巡视经验的老同志追问道。

“肯定是有的,王立军好干这事。常常是一桌人在一起吃饭,王立军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某个人的鼻子说,你心里清楚啊!你的事,你知道我知道,我跟你说,你得好好与我配合。”

“那你想想,他手里有没有捏着名单?”

“名单我还真是见过一个。”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名单?上面大概有多少人?有没有省部级干部?”

“我印象当中有。”

“叫什么名字?”

“谭栖伟。那还是‘打黑’时候的事了,当时有个专案组,组里有个管档案的人,他或许知道。”

封闭的卷宗记录罪证

得到线索后,第二天巡视组就通过公安局找到了当时管档案的警察。

一开始此人戒备心很强,嘴很硬,什么都不说。巡视人员耐心地做思想工作:“对于你,这是一次机会。如果我们从其他渠道获得了这名单,作为公安干警,你是有责任的。”

他琢磨了一下:“好像有这个名单。”

“在什么地方?”

“在我家里。”

巡视人员马不停蹄地到了警察家,赵静林照片他竟然把名单存在自家电脑上。把材料下载完毕,巡视人员开始和这位警察谈心,并严厉指出他的行为过失。一番话说得他心服口服,还主动告诉巡视人员名单上只是记录了谭栖伟受贿的数目,具体的卷宗在一个看守所里。

卷宗被放在“打黑”时一个看守所的临时办公室里,说是办公室,不如叫仓库。里面堆了好多架子,上面全是卷宗,房间里到处都是灰尘。

一进门,巡视人员就开始一卷卷翻,寻找关于谭栖伟的内容。这些卷宗中,清楚地记录了谭栖伟过生日时,有个“黑社会”头子一次性送给他几百万元。就这样,基本印证了谭栖伟涉嫌违纪违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